莫澄

《明星大偵探3》第三案〈深夜麻辣燙〉撒龍│何孤獨

《微微一笑很傾城》KO與郝眉試西裝橋段

BGM│大張偉〈我怎麼這麼好看〉

警告:結尾後彩蛋有一丟丟的魄魄



「撒撒,你好了沒呀?」


何孤獨半倚在試衣間門邊的牆上,手上一邊刷著朋友圈,一邊漫不經心的朝門內喊著。慵懶的尾音被他拖得長長的,他抬頭轉了轉僵直的脖子,又將重心換到另隻腳上。裡邊的人沒回應,他也不管,繼續百無聊賴的滑著手機,隨手點讚了幾條朋友圈,又打開微博給鬼鬼的發佈會刷一點熱度。


今天來陪撒龍試西裝的。他閨女好不容易在演藝圈闖出名聲出了張專輯,發佈會這麼盛大的事兒,親爹爹怎麼能缺席呢?更何況這還是歷經鬼鬼半撒嬌半哄勸...

Steve掙扎著從夢中驚醒。


他還喘著粗氣、冒著冷汗,睜大了雙眼瞪著天花板。而陽光從落地窗上的薄紗窗簾後灑進溫和的光線,床頭鬧鐘的滴答聲在寂靜的房間裡顯得特別突出,Steve深深吸了一口氣,然後意識到自己還躺在蓬鬆柔軟的被窩裡。


夢境裡的絕望太過於真實,他又閉上了眼睛,等待呼吸平復下來。


「嘿,Sweetheart?」


耳邊響起熟悉的聲音,Steve轉過頭去,看見他的丈夫側著身子,撐起腦袋看向他。上帝,他的丈夫,Tony,此刻半睜著他朦朧的眼睛,沙啞的嗓子裡帶有點尚未清醒的睏意,臉上還印著睡痕,一搓捲髮亂糟糟的塌在額前,整個人懶洋洋的窩在棉被堆裡,鮮活而美好。


Tony

《請回答1998》&《相約九八》

撒霸王X何主任(無差)


撒霸王將書包甩到了背後,仰著頭飛快的騎著單車,夏天黏膩的風吹上臉頰,陽光從樹梢篩下的光影映在他身上,照得他額角留下的汗水都閃發著光。


腳踏車車輪壓過青石磚,少年腳用力踩著踏板,鑽過一條條小巷子裡曲折蜿蜒的小徑。放學鐘聲剛響,他就迫不及待一把拽過書包往外跑,匆匆忙忙的跨上車棚裡停著的車,還沒坐穩就一搖一晃的衝了出去。


那年夏天,撒霸王十八歲,還是青澀莽撞的少年,仿佛總是睥睨著世界,眉眼輕挑,正抓著青春的一搓小尾巴肆意揮霍。


同一年初夏,何主任剛從大學裡畢業,還揣著一份熱忱與夢想,正好遇見了洋溢著青春與...

換了頭像是去年12月CWT畫的認親卡!
每次畫爸爸都覺得畫不出萬分之一好看,更不敢畫爸爸那雙大眼睛,那真是全世界的顏料筆墨都不足以描繪的美啊。(日常吹捧我大RDJ

沒想到能瞬間爆發壓死線發出來!
初來乍到對圈內還不太熟悉,是二月初剛被推進了明偵大坑,對著雙北這條路就是一去不復返,沒想到剛進圈很快就碰上撒老師生日,就拼著寫了個短篇,雖然是以雙北文來慶祝,但還是希望永遠的撒小王子幸福快樂。

梗來自一期何老師在快本穿上了嘉賓張韶涵帶來的高跟鞋,特別喜歡那雙亮紅色的鞋子,真的很襯何老師XD


#真人RPS向

#別上升真人

#雖然沒有明顯區別但寫的時候內心是想著撒何的(?


好不容易結束一天快本的錄製,何炅回到住處的時候,剛進到屋裡關上門,就隔著玄關看見客廳裡沙發上的撒貝寧聽見了聲響,放下了手中正讀著的書抬起頭看向他。

「回來啦。」

沒有什麼比...

#私設如山

#本來的設定是T'Chaka並沒有將Erik留在美國而是帶回了瓦干達,和T'Challa一起長大。但是寫完之後發現好像並沒有什麼用(。

#設定還有一個是過去的黑豹們還是可以透過某種途徑看見在人世的子孫,但畢竟只是想寫個惡搞所以並沒有深入研究或設計細節這樣。

#中間夾帶了一點盾鐵!!!!!有盾鐵!!!!!!!有盾鐵!!!!!!!!請自行避雷!



T’Chaka看見自家兒子和他姪子滾到了床上的時候直接炸了毛,字面意義上的。

這不能怪他,畢竟當時這位瓦干達的老國王和其他列祖列宗正以黑豹的姿態優閒的棲在樹上伸著懶腰,本來想說閒來無事看看剛即位的兒子最近過得如何,這不看還好一...

Downey不大對勁。


他們剛結束一場對峙的橋段,鏡頭在鋼鐵人對著美國隊長憤怒的喊出台詞後停下,Downey喘著氣眨了眨因激動而泛紅的眼眶,隨後戴上墨鏡轉身離開片場。他走得飛快,Chris盯著那個大步離去的背影,不住的回想方才那場戲。他知道Downey是個多麼優秀而出彩的演員,只一個呼吸的瞬間,他看向自己的眼神裡已經褪去了平時得溫柔與繾綣,而是換上了冷漠與破碎,還有泛著冷光的恨意與刺眼的痛苦。


Chris怎麼有辦法承受這個。


他只能在心裡不斷告訴自己「這不是真的」,強迫自己去凝視對方好看的棕色眼睛,逼自己進入角色之中。

而後他沒有猶豫的向Downey追了過去。


年長的男人一直快步走到...

看了RDJ新家的影片後一直覺得在沙發上睡著真是太可愛了!!!忍不住生了個惱洞,第二人稱(記者)視角,很短,隨意打幾個字XD


「這邊是起居室。」


Steve推開虛掩著的門,走進門後的房間。


這裡空間不大,擺著個堆著幾本書的小矮桌,一張長長的大沙發,邊上一只躺椅,後頭大片大片的落地窗,陽光從白紗遮簾後穿透進來,不刺眼的光線懶洋洋的照在身上,帶來舒適而又溫暖的溫度。


金髮的男人走向窗邊,輕輕撥開簾幕,露出外頭翠綠的草地庭院。


他微微頷首意示著門外的你進入。


「沙發是Tony的最愛,你知道,」順著男人指尖看向那張淺灰色的沙發,上面亂糟糟的塞滿了花色不一的抱枕,椅背上鬆鬆垮垮...

他才不會承認自己嫉妒得快要發狂。手機屏幕裡是那人睜著好看的眼睛,神采奕奕的對著鏡頭露齒而笑,他一手朝著攝像頭揮了揮,另一手搭在身旁那個年輕人肩上。
像他一年前搭在自己身上一樣。
金髮的男人不住攢緊手中的手機,試圖壓下心中一股翻騰攪動的醋意。
事實上他還是沒出息的跑到了紅毯現場,戴著鴨舌帽與墨鏡,悄悄的站在舞台遠方盯著那人。在訪談結束時壓低帽簷轉身離開。
這就是為什麼當Downey走回房車時在轉角被人狠狠拽進懷裡的第一反應不是放生大叫。
在一瞬間整個人撞上結實的胸肌時他確實嚇了一跳,隨即在身後收緊的手臂與埋進脖頸間的亂糟糟的金毛讓他不禁失笑出聲。
唉,這耐不住性子的毛小子。
他揉了揉男人在帽子下太久而被壓塌顯...

#NC-17
#雜魚有
#3P有
#OOC
#姪叔
#亞瑟就是個變態

如果可以接受上述再看下去↓


當亞瑟已稱王,他便不再從夜裡難以抹滅的噩夢中倏然驚醒,但即使如此,英格蘭的王依然夜夜被夢境所困,只是夢中那張揮之不去的臉孔,卻成了那日敗跪在他腳下的、他高傲而冷豔的王叔。
亞瑟隱約還記得自己年幼時的景像,他的王叔也曾像任何一個慈愛的叔父一樣抱著他,甚至親暱得允許調皮的他爬上自己的大腿,任他攬著自己的脖子討親吻。那時亞瑟年紀尚小,他不懂太多複雜的情感與思緒,他只單純覺得王叔甚是好看,特別是那雙藍綠色的眼珠子,還有襯著那雙眼睛的纖長睫毛,他覺得那甚至是連母后都比不上的漂亮。
人們都喜歡接近美麗的事物,當...

1 / 3

莫澄

這裡是莫澄。
丟丟一些小短篇,主要為盾鐵。 

© 莫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