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澄

他才不會承認自己嫉妒得快要發狂。手機屏幕裡是那人睜著好看的眼睛,神采奕奕的對著鏡頭露齒而笑,他一手朝著攝像頭揮了揮,另一手搭在身旁那個年輕人肩上。
像他一年前搭在自己身上一樣。
金髮的男人不住攢緊手中的手機,試圖壓下心中一股翻騰攪動的醋意。
事實上他還是沒出息的跑到了紅毯現場,戴著鴨舌帽與墨鏡,悄悄的站在舞台遠方盯著那人。在訪談結束時壓低帽簷轉身離開。
這就是為什麼當Downey走回房車時在轉角被人狠狠拽進懷裡的第一反應不是放生大叫。
在一瞬間整個人撞上結實的胸肌時他確實嚇了一跳,隨即在身後收緊的手臂與埋進脖頸間的亂糟糟的金毛讓他不禁失笑出聲。
唉,這耐不住性子的毛小子。
他揉了揉男人在帽子下太久而被壓塌顯...

#NC-17
#雜魚有
#3P有
#OOC
#姪叔
#亞瑟就是個變態

如果可以接受上述再看下去↓


當亞瑟已稱王,他便不再從夜裡難以抹滅的噩夢中倏然驚醒,但即使如此,英格蘭的王依然夜夜被夢境所困,只是夢中那張揮之不去的臉孔,卻成了那日敗跪在他腳下的、他高傲而冷豔的王叔。
亞瑟隱約還記得自己年幼時的景像,他的王叔也曾像任何一個慈愛的叔父一樣抱著他,甚至親暱得允許調皮的他爬上自己的大腿,任他攬著自己的脖子討親吻。那時亞瑟年紀尚小,他不懂太多複雜的情感與思緒,他只單純覺得王叔甚是好看,特別是那雙藍綠色的眼珠子,還有襯著那雙眼睛的纖長睫毛,他覺得那甚至是連母后都比不上的漂亮。
人們都喜歡接近美麗的事物,當...

一萬多字,一發完


Tony並不喜歡香菸的味道。

不喜歡倒也不是意味著不抽,儘管菸草燃燒過後的氣味總是讓他皺起眉頭。但尼古丁讓他清醒,相較於幾乎融進他血液中的黑咖啡帶有的香醇濃郁,那種刺鼻嗆辣的煙霧侵犯鼻腔、挑衅嗅覺的感受更讓他清楚的知道自己還醒著,還必須清醒著。
特別是在徹夜酗酒後的早晨。

煙硝、戰鬥,好像永無止境的反派威脅與隨時可能失去性命的危險,這些幾乎組成了超級英雄的日常生活。而在追擊罪犯的途中駕駛著被導彈擊中近乎全毀的戰機迫降在無人的孤島上?對於能處理好長著犄角的外星人及升天的巨大陸塊的復仇者們,這算不上多大的問題。儘管昆式戰機的殘骸大半都落進了海裡,而鋼鐵人的盔甲早已耗盡能源,...

超級短的PWP



大概是............強制羞恥play(?


看完狼3之後的小小腦洞,很短。

空格防雷!!!!!


陽光映在眼睛上的溫度叫醒了他。

Logan皺起眉試圖適應光線,瞇起眼睛,發現自己身處未知的地點。身下是簡易的床板,四周擺設著簡單的家具。
而空氣中夾雜著日光照射後的溫暖與淡淡的鹹,是海的味道。

他並沒有嗅到危險的氣息。

最後的記憶停留在Laura流著淚的臉上。然後他又想起了懸崖邊木屋外升起的營火,想起農場主人家裡溫暖的床,想起Caliban最喜歡的那只馬克杯,想起教授最後身旁那片湖水上的水波。

零碎的片段像壞損的日光燈一樣忽明忽暗的在腦海裡回放,他記得自己死了,此刻卻開...

Another way  #4                                                                                         Steve也給自己留了部老舊的掀蓋式手機。


第一天,他花了一整天的時間在忐忑不安的盯著那支手機,生怕錯過半點動靜。


Tony沒有打來。                         

第二天,他在睡前反覆把玩著手機的掀蓋。掀開,又蓋上。

Tony沒有打來。

第七天,他把手機收進抽屜裡,在踏出房門前又折回來,小心翼翼得拿起手機放進口袋裡。

Tony沒有打來。          ...

Another way  #3

黑豹看到辦公室裡那個身影時多少還是感到詫異的。能夠知道這個據點已經不容易了,更何況,在斷絕所有對外進出的管道後,還得穿越整片危機四伏且陰暗潮濕的雨林。他不敢想像眼前這個女人是如何好整以暇的獨自闖入這裡的。
而那個紅髮的漂亮女人翹著腳慵懶的坐在會客沙發上,在聽見腳步聲後從容的起身。
「殿下。」
「Ms.Romanoff。」
-
事實上Natasha已經在這裡待上好幾天了。她潛入瓦干達軍方的飛機,在附近的叢林裡躲了一陣子,帶著滿身的泥濘跟雨林裡腐敗的氣味溜了進來。她非常、非常需要洗個澡,洗掉這一身汙穢不堪的模樣。
她花了不少時間才查出Steve和Bucky的下落。瓦干達太封閉了,...

Stony fanbook #1
◤電影之後的一些腦洞。
◤故事的內容都是來自於我個人的理解,和對MCU裡面的一些遺憾。
◤他們不屬於我,他們屬於彼此。


-


Another way  #1

「我認得這條路。」
-

老舊的監視錄影帶,粗糙的畫質,雜訊過多的晃動,螢幕上閃動的光點,
這一切都讓人太難以辨識,不過他不會認錯的,那條路像是開鑿在他身上,曲折蜿蜒的開過他二十歲之後的日子,毫無岔路可選的卻還是讓他在那之後的時間裡迷了路。
他記得太清楚了,事發當晚迷迷糊糊的被帶到現場,刺鼻的汽油味跟燃燒過後敗破的燒焦味填滿他的鼻腔,破碎的轎車跟旁邊被陳列出來的兩具遺體。
這太過了,這太-
接著他記起自己多年前曾經醉...

Tony並不喜歡香菸的味道。


菸草燃燒後的氣味總是讓他皺起眉頭,他討厭那種刺鼻的煙霧侵犯嗅覺的感覺。所以當他看見美國隊長從腰包內掏出一包菸時,他確實被嚇著了。


他愣愣的看著Steve抽出香菸,輕輕的張開雙唇含住,接著低頭點燃。完美而正值美國隊長與一切陋習放在一起幾乎是兩個不同世界的東西,但此刻無論是他夾著菸的細長手指或是微微張開吐出煙霧的嘴唇,Tony隔著飄散尼古丁味的薄煙盯著他看,感到沒來由的口乾舌燥。


菸草的味道似乎沒那麼難以接受了。


-


非常非常的短,其實大概就是腦中閃過的一個畫面。

很久以前散釀點過事後菸的梗,雖然這篇並不算還梗XD

但抽菸的隊長這個畫面一...

1 / 2

莫澄

這裡是莫澄。
丟丟一些小短篇,主要為盾鐵。 

© 莫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