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澄

【桃糖】無題,短,甜,一發完

他才不會承認自己嫉妒得快要發狂。手機屏幕裡是那人睜著好看的眼睛,神采奕奕的對著鏡頭露齒而笑,他一手朝著攝像頭揮了揮,另一手搭在身旁那個年輕人肩上。
像他一年前搭在自己身上一樣。
金髮的男人不住攢緊手中的手機,試圖壓下心中一股翻騰攪動的醋意。
事實上他還是沒出息的跑到了紅毯現場,戴著鴨舌帽與墨鏡,悄悄的站在舞台遠方盯著那人。在訪談結束時壓低帽簷轉身離開。
這就是為什麼當Downey走回房車時在轉角被人狠狠拽進懷裡的第一反應不是放生大叫。
在一瞬間整個人撞上結實的胸肌時他確實嚇了一跳,隨即在身後收緊的手臂與埋進脖頸間的亂糟糟的金毛讓他不禁失笑出聲。
唉,這耐不住性子的毛小子。
他揉了揉男人在帽子下太久而被壓塌顯得病懨懨的髮髮,看著在對方一氣呵成的動作下被甩扔出去的鴨舌帽,還是沒忍住在那頭金髮上印下一吻。
「吃醋了?」
這根本是明知故問,他心裡知道對方一定會老實的看完直播,便在和新來的蜘蛛人演員合照時不動聲色的貼進了些。
然後得到眼前這個大個子悶在喉嚨裡的嘀咕聲。
「你離他太近了。」
看,令人滿意的醋意。
他伸手拍拍死攬著自己的男人,好看的眼瞇成了彎月,安撫這隻被冷落了的大金毛。
「人家還是個小孩子呢。」
「你以前也說我是小孩子。」金毛不悅的回嘴。
「嗯?是嗎?我以為你來這是想做些小孩子不宜的事情?」
「Downey!」
男人終於抬起頭看向他,烙腮鬍也蓋不住他泛紅的臉,眼裡半是期待又半是帶點爭辯的味道。
Downey對著情人開懷大笑,趁機摸了他兩把手感極佳的胸肌。
「別說你沒想過,還不快帶我回拖車裡面!」


遠處的小荷蘭一個沒忍住打了個大噴嚏,怎麼剛剛訪談就老覺得背後發涼,不會真感冒了吧?


-


前陣子小蜘蛛上映前紅毯的消息不斷的出現後,被一堆蜘蛛鐵洗瘋了,

覺得自己必須堅守盾鐵的產物

很短以及忘記放上來好長一段時間

评论(6)
热度(22)

莫澄

這裡是莫澄。
丟丟一些小短篇,主要為盾鐵。 

© 莫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