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澄

【双北】紅色高跟鞋(一發完)

沒想到能瞬間爆發壓死線發出來!
初來乍到對圈內還不太熟悉,是二月初剛被推進了明偵大坑,對著雙北這條路就是一去不復返,沒想到剛進圈很快就碰上撒老師生日,就拼著寫了個短篇,雖然是以雙北文來慶祝,但還是希望永遠的撒小王子幸福快樂。

梗來自一期何老師在快本穿上了嘉賓張韶涵帶來的高跟鞋,特別喜歡那雙亮紅色的鞋子,真的很襯何老師XD


#真人RPS向

#別上升真人

#雖然沒有明顯區別但寫的時候內心是想著撒何的(?



好不容易結束一天快本的錄製,何炅回到住處的時候,剛進到屋裡關上門,就隔著玄關看見客廳裡沙發上的撒貝寧聽見了聲響,放下了手中正讀著的書抬起頭看向他。

「回來啦。」

沒有什麼比累了一天後回到家,有人正在等著你更幸福的了。撒貝寧對著他笑得溫和,站起身就要往前迎接。何炅也顧不得手上還拎著大包小包的東西,隨便踢掉了鞋子就往愛人懷裡撲。

「我回來啦,撒撒。」

饜足的靠在熟悉的胸膛裡,何炅舉著的手裡還提著東西,卻非得等到拎得手都痠了才依依不捨的從溫暖的擁抱中離開。

他剛把袋子一股腦扔在了沙發上。本想繼續賴在對方懷裡舒舒服服的你看書我刷微博,可撒三歲這個好奇寶寶注意力全被何炅帶回來的大紙袋給吸引走了。

「何老師啊,您這是又買了甚麼東西啊?」

哎,何炅差點忘了這荏。紙袋裡裝著的可不就是今天來上快本的張韶涵帶來的那雙細跟高跟鞋麼,沒想到錄影的時候被拱著穿上了鞋,下了節目還硬是被半推半送的當禮物給收下了。

他還記得自己跟人家小姑娘推托的時候,都說了自己平時根本用不上,卻被一句「下次娜姊生日的時候可以送他呀」給堵了回去。

娜娜可就在旁邊站著呢,卻也笑得彎了腰,都笑出淚了還搭腔著要自己收下。這不,實在沒辦法了才給帶回來的。

何炅嘆了口氣,只好把事情經過給撒貝寧從頭說了一遍。

「要我說啊,這鞋咱們何老師穿起來肯定特別好看!」

講了半天感情您老就只在意這個?何炅看著撒貝寧已經把鞋拿了出來仔細端詳,一下看鞋一下又看向自己,臉上的表情一看就沒好事兒,肯定又在心裡打什麼小算盤,就沒好氣的用拳頭捶了他一下。

「到時候看節目播出不就知道了?」

「可我想看真人版呀,電視上看哪比得上您直接穿給我看啊何老師。」

語氣裡還帶了點懇求的意味,何炅抬眼望向對方眼睛的時候就知道自己肯定拗不過這人了,反正他也從來都拿撒柯基的狗狗眼睛沒辦法。

何炅又嘆了口氣,任命的拿起鞋子同時在心底唾棄自己怎麼就這麼不爭氣呢,熟練的將鞋套上腳後,站起身穩了穩身子就向後退了幾步,好讓撒貝寧能看得清楚些。

這鞋一穿上去,原本就比撒貝寧要高一些的何炅現在硬生生比他多出十來公分,得逞了的人看著自家何老師,心想這人怎麼連穿著高跟鞋都好看得緊。

本來就纖細膚白的腳踝裸露在七分褲和鞋子之間,沿著繃直的小腿拉出的筆直線條向上,微微施力的大腿肌肉和因為站姿而顯得特別挺翹的臀 部弧度。何炅像是完全沒意識到自己此刻看起來有多吸引人,一手隨意的搭在腰上,中心撐在了左腳,另一隻腳微微彎曲,站穩了,抬眼就對著撒貝寧得意的揚起嘴角。而被這眼神撩得耳根子泛紅的撒貝寧吞了吞口水,故作鎮定的張開雙臂歪著頭,對著眼前的人扯開一個壞笑。

「炅炅老師,走個台步試試?」

何名模這下真想捏捏著撒柯基這張不懷好意的臉,但也不是真要拒絕愛人調戲般的要求,給對方好笑的翻了個白眼還是一扭一擺朝他雙手張開的方向走去。何炅刻意有些搞笑的誇大了身體擺動的姿態,本來想鬧鬧這人的,誰知最後一個踉蹌,鞋跟一拐,人直挺挺的就往地上倒。

「小心!」

眼看著就要直接和地板來個貼面禮了,幸好撒貝寧一個眼疾手快,趕緊向前,把人穩穩的接進了懷裡。人是安全了,可沒算到此刻的何炅和他根本不在同一個高度上,這一接,直接讓撒貝寧英挺筆直的鼻梁撞在了何炅胸前突出的鎖骨上。

「哎撒老師,疼嗎?」

顧不得還沒站穩,何炅急忙拉開懷裡的人,心疼的瞅著對方都撞紅了的鼻子。

「不疼不疼,何老師您看看我這盛世美顏還完不完整?」

一手捂著紅腫的鼻梁,嘴上還是沒幾個正經的開著玩笑,何炅卻沒放下心來,伸出手溫柔的給他揉了揉發紅的地方。

「沒事兒,您就算毀容了我也不嫌棄。」

「您可千萬別這麼說,我還指望著靠臉吃飯呢,這容不能毀!」

最後還是被逗得忍不住笑了出來,看著撒貝寧笑成彎月的眼睛,何炅本來輕柔的按在他鼻梁上的手轉而伸向了那顆黑色的腦袋,擼狗毛似的用力搓了幾下。

撒貝寧整張臉都埋進了何老師胸口,趁著那人擼自己頭髮擼的正歡,作怪的小動作可沒少著,等到他下一次抬頭,何炅襯衫最上頭那幾顆鈕釦已經被他用牙解開,露出裡頭大片大片白皙的肌膚。

「炅炅,你看我都撞成這樣了,是不是該拿點什麼來賠我呀?」

「你的臉好著呢……哎!撒貝寧你是狗嗎!」

撒柯基其實也沒要聽何炅的回覆,不等人說完張口就往眼前好看的鎖骨咬了上去。這口咬的力道還不輕,鬆開牙後又細細的沿著齒痕反覆舔拭著。本來環在何炅肩後的手也神不知鬼不覺的往下溜,滑過腰間凹陷的線條,直接就伸進了褲 頭,大力的揉捏掌中的軟肉。強硬的態度逼迫懷裡的人和自己貼得更加緊密,只能仰著頭大口喘著粗氣。

何炅踩著高跟鞋的腿本來就站的不穩直打顫,這下又給人這麼一折騰,腳差點軟得撐不住,全身重量都要往撒貝寧身上放。

還在作亂的正主索性就著貼上來的何炅手上一施力,兩手一托就把人給抱了起來。高跟鞋還掛在何炅腳上,鞋跟隨著纏上撒貝寧腰間的腳磕在後腰上他也不管,被攔腰抱起的人賭氣的扯了扯愛人後腦的頭髮,強迫他抬起頭後對著嘴就是一通亂啃。

撒貝寧嘴上被咬了倒也覺得好笑,大長腿一跨快步往臥房走去。到底還是身高差不多的兩人,這樣抱著也撐不了多久,一沾到床的邊緣兩個人都摔進了被舖裡。何炅整個人陷進了蓬鬆的棉被,撒貝寧壓在他身上,讓他被他沉甸甸的重量和溫暖的體溫包裹著。兩條貼著後背的手臂收得緊緊的,墊在身子底下有些不舒服,但壓著他的人沒安分幾秒又想搞大事,腦袋抵著何炅胸口就是一通亂蹭。

老說你是柯基還真變成柯基了是吧。看著一頭黑髮蹭的這裡翹那裡亂,偶爾幾根毛掃到何炅敞開的領口裡了,癢的他直發笑。等鬧騰夠了,就這樣靜靜的感受著彼此的呼吸與心跳,享受這一刻難得的溫存。

「我說撒撒哎,你帶我來床上難道就真只是想睡個覺?」

眼看著身上那人呼吸越來越平穩,就要有直接一覺不醒的趨勢,何炅好笑的用高跟鞋的鞋尖戳了戳撒貝寧的小腿,這一戳像戳中了甚麼開關似的,撒貝寧一個機靈猛得抬起身子,雙手撐在何炅腦袋邊,一臉委屈巴巴的開口。

「我這不心疼你累嗎。」

男人逆著光遮擋了眼前的整個視線,一點點光暈在他身周散開,撒貝寧的表情籠罩在黑暗裡看不清,但就這一瞬間何炅花了眼,覺得這人眼裡都在閃著光芒,配上他刻意壓低的聲線貼著耳畔響起,突然就覺得他想怎樣都無所謂了。

「我明天沒錄影。」

何炅吞了吞口水,撒貝寧盯著他上下滑動的喉結,沒錯過微微發顫的聲音裡一閃而過的情 慾。



END


本來有車的但來不及開,有緣再補上去好了XD

早上起來重新校對了一次把一些錯字跟語氣不順的地方整理過了,希望看起來好一些!

看完明偵又跑去補了撒老師的其他節目,還沒看完,可越看越覺得撒老師太好了,每多看一點就多喜歡他一分,再次祝撒老師生日快樂!

评论(1)
热度(41)

莫澄

這裡是莫澄。
丟丟一些小短篇。
沉迷盾鐵、双北、大張偉。

© 莫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