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澄

【盾鐵】關於那個你忘記了的

很多老套的故事都是這麼開始的,不過,是的,Steve最近有些不大對勁。
當然不是說Tony懷疑他的金髮丈夫會做出甚麼失格的事情,有鑑於昨天他眨著他的狗狗眼睛要了他三次,( 臥房一次跟浴室兩次,如果你們想知道的話。) Steve只不過是在早晨慢跑時連續一個多禮拜晚了一個小時回來,只不過最近突然在Tony靠過來時急忙的把素描本闔上,又或者只不過是在半夜偷偷鬆開抱著他的手臂溜下床一陣子才回來。 好吧,Tony是有那麼一點點在意,不過也就這麼一點點而...
Oh Shirt,他剛剛是燒壞了這個下午的第三塊電路板嗎?
Tony煩躁的丟開銲槍,重重的倒回他的工作椅裡。開始思考到底發生了甚麼事情。他已經很久沒有熬夜了,乖乖聽話正常吃三餐,甚至都吞下難吃的兔子飼料跟一杯又一杯的白色邪惡液體, ( 我是指牛奶!你們在想些甚麼? ) 戰後會議都都勉強出席了,也陪pepper開了幾場董事會。更別說他們性生活和諧!
噢,等等...
Tony把臉埋進手掌裡,Steve一定是厭倦他了,終於發現鋼鐵俠其實只是個一蹋糊塗又亂糟糟的混蛋,但至少還是個不錯的床伴,嗯?Tony心底有個聲音在叫囂,告訴他不管是美國隊長或是Steve都不是這樣的人 ,不是那種會單單因為肉體關係而跟對方在一起的人。他相信Steve,這點無庸置疑,可是該死的,他不相信自己。
他願意用世界上所有的詩歌來讚美Steve,用所有鮮花陽光所有形容美好的東西來形容他,可是每當將自己放在他身邊...

他覺得自己好像一個汙點,在他金髮丈夫完美的生命裡面強硬的留下一道明顯的汙漬。
當鋼鐵俠陷入自我否定的情節裡時,能把他從深淵中拉回來的只有極少數的人,所幸,其中包含了他現在站在工作室外頭的合法伴侶。
低著頭縮在散滿工具的地板上,Steve注意到小個子愛人微微顫抖的肩膀,噢,天啊,他幾乎可以想像那雙蜜糖色的眼睛裡現在充滿濕氣的模樣。他愛他紅著眼角睜著濕潤大眼迷離而又動情的看著他的模樣,卻又痛恨讓那雙眼眸在動情以外的時刻贏滿淚水的原因,畢竟那總是伴隨著各種或大或小的傷害。
"嘿,Tony,親愛的?"Steve輕輕的走到他身旁蹲下,試探性的伸出雙手摟住他的單薄的肩膀,他注意到Tony肌肉瞬間的僵硬,但很快便順從的倒進愛人寬闊的胸膛裡。
他安靜的撫著他的背,輕吻他亂糟糟卻柔軟的棕髮,像在安撫一隻受傷的貓咪。
過了很久,他才慢慢開口。
"願意告訴我發生甚麼事了嗎?"
他懷裡的愛人悶悶的搖了搖腦袋,拒絕把臉從他移開,Steve已經猜出自家丈夫大概注意到自己最近怪異的行徑,獨自胡思亂想後才搞的這副德性。他無奈的盯著懷裡的人,如果Tony抬頭,他會意識到自己的質疑根本不可能成立,Steve天藍色的雙眼裡充滿著愛意,用盡所有他能辦到的溫柔住視著他。
"沒關係的,Tony,我一直都在,我愛你。"
接著Steve得到一個天才兼億萬富翁悶著聲的擁抱。
以為事情就這樣結束了嗎?不,在Steve的一切不尋常舉動得到合裡解釋以前,Tony覺得這事情就像魚刺一樣哽在喉嚨裡,困擾,或者說令他感到折磨。即使Steve已經不時的在各個場合對他明示暗示他有多麼愛他。那雙湛藍的瞳仁裡滿是真誠,Tony根本不懷疑這點,但他依然無藥可救的在意這一切。
不過很顯然,對於一個總是不記得自己社保號碼的天才來說,不記得幾個日期好像也不是甚麼難以理解的事情,即使這個日期有點...不該被忘記?
所以當他心緒亂糟糟的搞出一堆無用的發明時, ( 他一分神總是會造出些擁有自我意識的家用電器,這簡直是一場災難,相信我。  ) 對於金髮愛人為甚麼捧著一束花站在工作室的落地玻璃外毫無頭緒。
Steve顯然沒有要進來的意思,他意示Tony跟著他,帶他來到車間。
他在車庫門口停下,轉頭看著一臉迷惑的愛人,看到對方亂翹的捲髮跟困惑卻還是惹人憐愛的雙眼,忍不住傾身給了他一個親吻。

事實上Steve也沒有要提醒丈夫今天是他們結婚紀念日的意思,天知道Tony知道自己忘記後會自責成甚麼樣子,不如別說了吧。所以Steve只是牽起他的手,帶著棕髮愛人來到他準備的驚喜面前。
"哇喔,Steve,這..."
在Steve的老哈雷旁邊,停了一輛嶄新的重機。流線型的外觀,簡單俐落的設計,還特意用心的烤上了金紅配色的烤漆,車身正中央甚至還有個反應堆的圖案,微微發出藍光。看起來就像...就像Tony的戰甲一樣亮眼。
"喜歡嗎?"Steve從背後環住Tony的腰,"我一直想著能跟你一起騎車出去兜兜風。"
"所以你最近都在忙這個?"Tony扭過頭看著他丈夫充滿笑意的眼睛。
"嗯哼?"Steve趁機交換了一個黏膩的親吻。
"每天早上多了一個小時的慢跑?"
"我只是跑去街上的機車行兜了一段時間的學徒。"
"在你老公是個機械天才的前提?還有嚴謹的美國隊長翹掉了自己的早晨訓練?"
"我只是想給你個驚喜,"Steve把臉埋進愛人的頸窩裡嗅著他混雜機油與咖啡香氣的味道,有些怪異的組合,卻是他聞過最像家的氣味。"以及,是的,為了你。還有我在都有晚上把運動的量補回來的。"
"噢我的老天你在跟我開黃腔?"Tony縮了縮肩膀,被Steve惹的輕笑,"那說說你那神秘的素描本?"
"我在畫設計圖,可能偶爾有你裸體的畫面?"
最後Tony先忍不住了,轉過身拉下Steve的頭與他接吻,交換彼此的唾液。
"喜歡...你跟驚喜,都喜歡..."機械師輕嚅著,在接吻的空檔。但很快的又投入其中,微微墊起腳迎合。
"試試?"不過Steve停下了兩人唇舌之間的追逐,笑著吻上愛人挺翹的鼻子。
"那個,Steve,"Tony聽聞突然愣了一下,有些局促不安的抬頭看著丈夫,"我不會騎機車。"
"噢。"




彩蛋一
在Steve教會Tony騎機車前,Tony 給他們倆弄了兩頂安全帽,他自己的是美國隊長款的,除了額頭上大大的A字以外,兩側還畫上了兩個小翅膀,至於Steve,他的則是漆成鋼鐵人頭盔模樣的安全帽。

最讓人驚喜的,大概是擋風板蓋起來後出現的Jarvis了。


彩蛋二
正式上路前小倆口在車間練習騎車的正確姿勢,Steve發誓他原本要好好的教Tony的,不過看到對方因為腿不夠長又勾不太到握把只能勉強趴在車身上的樣子...
Steve在重機上大力操幹著Tony的屁股,暈乎乎的回想事情是怎麼發展到現在這個地步的。




-



詳細的梗來源→http://www.plurk.com/p/lm8u5c
另外標題是剛剛隨便取的(欸




评论(4)
热度(32)

莫澄

這裡是莫澄。
丟丟一些小短篇,主要為盾鐵。 

© 莫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