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澄

【盾鐵】Another Way #1&2

Stony fanbook #1
◤電影之後的一些腦洞。
◤故事的內容都是來自於我個人的理解,和對MCU裡面的一些遺憾。
◤他們不屬於我,他們屬於彼此。


-


Another way  #1

「我認得這條路。」
-

老舊的監視錄影帶,粗糙的畫質,雜訊過多的晃動,螢幕上閃動的光點,
這一切都讓人太難以辨識,不過他不會認錯的,那條路像是開鑿在他身上,曲折蜿蜒的開過他二十歲之後的日子,毫無岔路可選的卻還是讓他在那之後的時間裡迷了路。
他記得太清楚了,事發當晚迷迷糊糊的被帶到現場,刺鼻的汽油味跟燃燒過後敗破的燒焦味填滿他的鼻腔,破碎的轎車跟旁邊被陳列出來的兩具遺體。
這太過了,這太-
接著他記起自己多年前曾經醉暈暈的開著車在這條路上奔馳,也許期待自己撞上些甚麼,但沒有,他只是開到了那個路燈底下,盯著燈桿上沒被修復的凹痕。又或者是在PTSD發作的那段時間,他也曾下意識的讓盔甲帶他飛到這條路上。感謝這裡偏遠而人煙罕至,那支路燈還在,那個凹痕也還是十幾年前的樣子。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到這裡來有甚麼用,也許單單是想像他父母最後開著車行駛在路上的模樣,然後縮在路旁想著那天最後見到他們的畫面。
他從不知道自己對雙親抱持著怎樣的情感,此刻的他恍然又回到了幾天前站在MIT的演講廳,看著自己的投影虛像對父母釋出他從不曾給過的善意與親情。
-
即使隔著盔甲Steve也可以感受到Tony看見影像後繃直的身軀,脖頸那裡用力而外露的青筋還有僵硬的嘴角弧度透露出一切,他很清楚接下來將會看到甚麼,他也很清楚,Tony怎麼有辦法能承受這個。
他閉上了眼等待Tony的反應。
-
即使是無聲的黑白影像,Tony依然覺得自己可以聽到Maria跟Haword求饒的聲音環繞在他耳畔。直到畫面終止都還揮散不去。
他突然之間不知道該怎麼做,他想過很多次不同的結局,也許過了衝動的年紀他可以跟Haword變的親密,像很多家庭的父子一樣,結束一天的工作回到家中一起愉快的喝杯酒。他的人生可以完全不一樣,他曾經有過很多選擇的。然而一切都在那條路的中途畫下句點,連遠端的目的地都還沒去過的時候。
疼痛從他胸口蔓延的一點都不令人意外,巨大的空洞感吞噬著他,底下是仇恨跟悲痛的深淵。他急迫的需要一些甚麼,一些能讓他抓住並逃離這一切的東西。
接著幾乎是下意識的反應,下一秒他看向Steve。
-
Steve知道自己欺騙了他,用的還是「為了你好」這種最令人厭惡的藉口。
他沒有閃躲迎上Tony衝著他鼻梁揮過來的一拳,有了鋼鐵盔甲的助力,超級士兵一樣被狠狠的打趴在地上,Steve來不及去思考這段時間以來的隱瞞到底是不是正確的-事實上這段時間裡他做的所有事情他都不知道正不正確,他很少對自己的判斷及行為做出質疑,直到他意識到Tony看他的眼神一次比一次黯淡。
就像剛剛,Tony注視進他的瞳仁裡,帶著一絲希冀,卻在他吐出短短的幾個音節後消散,然後更加破碎。
-
Steve被他翻到在地上,連一旁的冬日戰士似乎都沒預料到事情會有這樣的發展。噢,他都差點忘了,他剛剛才目睹了這個人是如何親手結束自己雙親的性命的。在那條路上,昏暗的路燈底下,殘破的監視畫面裡這一切還是顯得格外清晰。Tony知道這不是他的錯,他知道,只是,只是他真的忍不住。從胸口滿意而出的絕望與憤恨幾乎要填滿他,他無法控制的將掌心得斥力砲舉向冬兵的方向。
-  
掌心的能量還在聚集,在發射的前一刻卻突然有一股力量將Tony的手臂往前拉-沒人知道Steve是怎麼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起身來到Tony前面,他一手將發射斥力砲的鐵甲手臂往上帶,讓攻擊最終只是打在了天花板上,接著他用空著的另一隻手覽過鎧甲,然後緊緊的環抱住盔甲,和裡面那個微微顫抖著的小個子男人。
Tony還沒意識到發生了甚麼事,Steve的臉上及髮鬢有斥力砲擦過的血痕和焦痕。他愣愣的聽見Steve胸腔裡激烈的心跳聲,他大口大口的呼吸,仿佛溺水一般的渴望氧氣。吸入鼻腔的空氣帶著煙硝與霉味混雜著雪地裡的冰冷氣息,還有屬於Steve Rogers獨有的味道。他不知道該怎麼形容那個氣味,那讓他安心,卻也讓他更加止不住的顫抖,直到一隻寬後溫暖的手掌撫上他的後腦勺。
「我在這裡。」他說。
-
直到Tony在Steve的懷裡停止顫抖,他都沒有鬆開緊抱著他的雙手。Steve一下一下的順著他後腦捲翹而凌亂的棕髮,感受細小柔軟的髮絲在指尖上的觸感,他低下頭看見他輕顫的眼睫毛沾染上一些水氣,和他眼角可怕的瘀青。「Tony,」他將手臂收緊了些,「Tony。」
然後得到了棕髮男人有些遲疑的環上他臂膀的擁抱。
-
「我沒有想要殺他報仇的。」一個聲音從Steve胸口悶悶的傳出,帶著明顯壓抑的哭腔。他現在有些後怕,萬一剛剛那下不只是擦過了Steve臉頰呢?又或者是如果剛剛Steve沒有過來阻止他,他會做出甚麼樣可怕的事情。
仇恨一直循環下去是不會結束的,最後你只能選擇放下。
「我相信你。」伴隨著輕輕烙印在他額頭的一個吻。
Tony閉上眼睛,讓眼角匯聚的水氣順著臉頰的弧度洛下,「對不起。」
「我們回家。」
「嗯。」
-
事後冬日戰士拒絕跟他們搭同一台昆式戰機,他表示基地裡還很多,他會開的,真的。



Another way  #2

昏暗的廢棄基地裡充滿霉味與討厭的灰塵,Steve不喜歡這裡,這一切給人一種晦澀陰暗的感覺。他也同樣不喜歡外頭那片刺眼的雪地,冰冷,不帶任何一絲希望的蒼白。
-
Steve沒有發現他自己幾乎殺紅了眼,他將穿著鋼鐵裝的Tony逼往牆腳,用盾牌一下又一下的狠狠砸上去,振金撞擊在鋼鐵裝上發出響亮的聲響,迴盪在空曠的空間裡。有的時後撞擊角度的偏差讓金屬彼此摩擦出刺耳尖銳的噪音,細碎的零件跟掉落的金紅烤漆隨著盾牌的起落飛散,他沒有發現Tony幾乎停止了所有攻擊與掙扎。
-
Bucky在一旁看著,他的左手臂現在只剩下連接臂膀的部分還有一些殘破的金屬,但他無暇去思考這個,Steve身上的殺氣太過強烈了,他看著Steve將昔日的隊友往死裡打的畫面,沒來由的一陣恐懼,接著很快的注意到了鋼鐵人的不對勁。鐵甲的動作開始僵硬並且遲緩,而且,更不對勁的是,裡頭的人只是一昧的閃躲,絲毫沒有要攻擊的樣子。
他這才想起方才鋼鐵人一直都沒有瞄準他的要害。
就連被轟成碎片的左手臂也是。鋼鐵人本可以對準他的心臟或是其他脆弱而致命的地方的,但是他沒有。
一股惡寒從他背脊竄上,他必須阻止Steve,阻止這一場鬧劇。可惜事情總是無法順著人心所希冀的方向走,他的腳踝大概在剛剛的混亂中被刺穿了,他動不了,他只能趴在另一端冰冷的水泥地上看Steve對他的隊友單方面的自相殘殺。
-
Steve隱隱約約似乎聽見了Bucky在背後嘶喊著他的名字。
他沒有理會那些,Steve趁著鎧甲動作停滯的一瞬間將Tony掃到地上,隨後很快的壓制住癱倒在地上的鋼鐵人,用雙腿牽制住他腰部及腿部的鐵甲,不讓他有任何掙脫的可能。
再等等,
他用雙手高舉盾牌,砸向鋼鐵人不帶任何喜怒哀樂的面甲。
再等等,
頭盔製作再精密還是承受不住汎合金盾牌猛力且連續的撞擊,他沿著破損的裂縫徒手將面板拆開甩到一旁,然後再次舉起那面早已傷痕累累的盾牌-
再等等,等我把Tony...把Tony怎樣?
「Steve-!」Bucky力竭的叫喊總算穿透他的耳膜,他終於意識到自己在做甚麼,卻還是沒能阻止已經動做到一半的雙手,在盾牌狠狠插進鋼鐵衣胸口中心前他只來得及看到Tony防禦性的舉起手遮住臉。最後堅硬的合金硬生生的將反應堆劈成兩半,失去動力的鎧甲此刻顯的像一副監牢一樣困住裡頭的人。
上帝啊,他都幹了些甚麼好事?
Steve踉蹌的起身,幾乎是逃開般退後了幾步。Tony的雙手無力的覆蓋在他的臉上,這讓人看不見他的表情。他只能看著Tony躺在失去動力的鋼鐵衣裡,身邊散落一地的零件。鮮紅的戰甲在窗外灑進的陽光下襯著他,呈現殘敗而病態的美感。
他突然很想念那雙蜜糖色的甜蜜大眼睛,想念他望向他時瞳孔裡閃爍著的信任與自信的光彩。他急切的渴望再次見到那對雙眼,眨著長長的睫毛,只要他還肯看向他。Steve緩慢的走向Tony,輕輕挪開他擋住臉的雙手,露出他的臉。Tony的雙眼睜得大大的,好看的棕色瞳仁裡卻是一片死寂,無機質的眼神渙散而沒有對焦的定格在濕潤的眼眶裡。這一切太不正常了,一個恐怖的念頭惡狠狠的砸進Steve的腦袋裡。
不,不,千萬別,別是真的,拜託,求你了,Tony…...
他開始著了魔一般的拆解Tony胸前的戰甲,努力祈禱著,奢望這樣可以驅趕他內心逐漸擴大的恐懼。最後,他看見血紅的鎧甲底下-
Steve凝滯住了呼吸。前所未有的冰冷從他身上每個毛細孔入侵,最後在左胸口那裡攥住他的心臟,劇烈的絞痛與絕望像冰錐一刀刀刺穿他,他從沒感受到這樣刺骨的寒冷,與之相比甚至連北極洋的冰河都顯得暖和。
碎裂開的反應堆碎片直直的刺進Tony心臟的那個位置。
-
「Cap...Cap!」
誰的聲音好像隔著厚重的冰層在喊他。Steve先是感受到劇烈的頭痛,撕裂般的痛楚擾亂他的思想,緊接著又陷入鋪天蓋地襲來的黑暗裡。
-
當Steve猛的睜開眼睛時,便看見Wanda一臉慌張的盯著他看。
「感謝上帝,隊長你總算醒了,你陷得太深,差一點就醒不過來了。」年輕的復仇者不安的撥弄著垂下來的長髮,「介意告訴我你在幻境裡看到甚麼了嗎?」
對,幻境,沒事的,只是幻境而已。他在丟開那支鋼筆離開會議室後開始懷疑自己的決定是否正確,便讓Wanda讓他看看往後的結果。他還記得看見Tony死亡那一瞬間絕望跟痛楚是如何貫穿自己,還記得那種凍結血液的寒冷感受。
這經歷太過疲倦了,他只是微微的搖了搖頭,嘴角儘管上揚卻盡是苦澀。而Steve只想去到Tony身邊,緊緊抱住他,他要看到他的眼睛裡還閃耀著光彩,他要感受他的心跳他的呼吸,他要感受到他還好好的活著,他需要這個。
這個念頭讓他渴望得幾乎顫抖,他拎起皮夾克,站起身。
「Cap?」
「我去找Tony,」Steve回頭對著Wanda笑了笑,「我得和他好好談一談。」
-
而實際上Steve後來也沒能好好的談談,畢竟當他因看到Tony而激動得不能自己的抱住他並順勢告白後,他們倆直接在辦公桌上幹了個爽。


评论(2)
热度(15)

莫澄

這裡是莫澄。
丟丟一些小短篇,主要為盾鐵。 

© 莫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