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澄

【双北】好看好看,你最好看(一發完)

《明星大偵探3》第三案〈深夜麻辣燙〉撒龍│何孤獨

《微微一笑很傾城》KO與郝眉試西裝橋段

BGM│大張偉〈我怎麼這麼好看〉

警告:結尾後彩蛋有一丟丟的魄魄



「撒撒,你好了沒呀?」


何孤獨半倚在試衣間門邊的牆上,手上一邊刷著朋友圈,一邊漫不經心的朝門內喊著。慵懶的尾音被他拖得長長的,他抬頭轉了轉僵直的脖子,又將重心換到另隻腳上。裡邊的人沒回應,他也不管,繼續百無聊賴的滑著手機,隨手點讚了幾條朋友圈,又打開微博給鬼鬼的發佈會刷一點熱度。


今天來陪撒龍試西裝的。他閨女好不容易在演藝圈闖出名聲出了張專輯,發佈會這麼盛大的事兒,親爹爹怎麼能缺席呢?更何況這還是歷經鬼鬼半撒嬌半哄勸的哀求,此生最耐不過寶貝女兒的撒龍當然滿口應答下來。只是──撒龍打開衣櫃,看著清一色的白汗衫和高腰牛仔褲,再看看身上唯一一件破背心,深深的嘆了口氣。


所以何孤獨前些天才接到撒龍電話喊他出門擼串兒,他倆坐在街邊吃著燒烤喝著啤酒,撒龍絮絮叨叨的講鬼鬼從小是如何征服整片跳廣場舞的大媽、怎樣認真上進的學習才藝都能用二胡拉出小星星等等等等……看這趨勢都要把自家閨女小時候哭著要嫁給爸爸這種黑歷史給抖出來了,何孤獨又開了瓶酒塞給撒龍,半是好笑半是好氣的看著他。


撒龍愣是盯著手裡還往外冒著泡的啤酒,又抬眼看看笑得無奈的何孤獨,索性拎起瓶子仰頭一灌,大半天才藉著酒勁支支吾吾的開口切入重點。


「哎,何軍師,救救老夫一回?」



夏日午後的冷氣房裡溫度舒適得剛剛好,特別讓人昏昏欲睡,何孤獨摁滅了手機螢幕,整個人被空調吹得懶洋洋的,突然想起了他拽著撒龍往店裡走的時候,他揪著那件都洗得發白的T恤衣角,緊張又不安的四處張望,最後還偷偷捏了捏何孤獨的袖口,湊近了人耳朵掩著嘴跟他說,這正兒八經的高端商務人士穿的東西我可真沒碰過呀,等會兒可都得靠您了何老師。


其實還、挺可愛的。


「哎喲喲喲喲喲──」


還來不及質疑自己標準突然清奇的審美,試衣間裡突然傳出一聲哀嚎,緊接著是一陣東西七零八落砸到地上的聲響。


「沒事吧?」何孤獨一下子被嚇得差點握不住手機,思緒倒很快反應過來,轉過身就敲起門。


「沒沒沒、不小心碰掉衣架砸了腳罷了,真沒事兒!」撒龍手忙腳亂的收拾慘況,聽見外頭何孤獨門板敲得急,沒多想一下子就拉開了門。何孤獨舉起的手來不及收回,下一秒一拳直接揍在了撒龍身上。


一時間兩人定格在試衣間門口,姿勢有點兒不妙,氣氛略顯尷尬。何孤獨這拳力氣其實不重,可好死不死捶在撒龍突出那截鎖骨上,說疼不疼,到是像被奶貓給踩了一樣,撓得心癢。


撒龍一下子手都不知道該往哪兒擺,身上西服又勒得他怎麼站都不對勁,索性退了半步拉開距離,摸了摸鼻子,又搔了搔腦後,眼神帶點試探的看向何孤獨。


「何軍師,還行不?」


何止還行?


何孤獨從門開的瞬間就有點懵,他知道撒龍底子不差,可沒想到真穿上西裝了會這麼的……好看。真是好看,他那腦子好像一下升值到兩千萬,半點形容詞都找不出來。反正這也怪不著他,人家本職是個寫美食評論的,突然跳到時尚雜誌這種事兒還真做不來。所以該怎麼形容來著?垂涎欲滴?秀色可餐?


何孤獨突然覺得店裡空調肯定調高了幾度,否則沒道理他的側頰到耳根子都一陣火燎的燒。撒龍還站在他眼前不知所措,對剪裁合身的馬甲和西裝外套把他平時遮掩在寬鬆白T底下的腰線還原出完美弧度這件事渾然不覺,還有他規規矩矩扣到最上面一顆的襯衫鈕扣,立起的領子遮住一半頸側筋線,恰好露出一點若隱若現的影子。最過份是那雙腿,明明何孤獨還稍稍高個幾公分吧,可是熨燙得筆挺的西服褲十足修身,褲管還心機的短了半截,露出了腳踝更突顯雙腿修長。


更別說他今天早上特別先給撒龍抹了點髮膠抓過頭髮,向來不怎麼打理的短髮此刻溫溫馴馴的貼在耳後,只有額前幾綹垂下來,撒龍看著何孤獨時歪了歪腦袋,那幾撮頭髮跟著晃了晃,晃得何孤獨思緒都要被拋出店外並放聲大喊這──太他媽犯規了。


「何軍師?何孤獨?老何!」


眼前的人蠟像似的盯著他看了半天也沒說話,撒龍舉起手在對方眼前揮了揮,看見何孤獨猛然回過神快速眨了幾下眼睛。


「怎樣啊老何,好不好看?」


魂是拉回來了,可撒龍衝他笑的時候雙眼亮晶晶的彎成月牙,瞇起眼尾細小的紋路,加上上揚弧度靦腆的嘴角,這一切對於何孤獨好好組織語言能力一點幫助都沒有。一句「你真好看」哽在他喉頭硬是被生生嚥了下去,他還拗著性子,堅決不肯承認自己看紅了臉。


「你……哎你看你這領子都沒翻好,」反正最多也不過就破罐子破摔嘛,何孤獨自暴自棄的想,梗著脖子就抬手整理撒龍分明規規矩矩立在頸邊的領子。「還還還有這個西服外套!扣子別全扣了,不然顯得你老土。」


他又故作鎮定的探手去解撒龍西服的鈕扣,嚥了嚥口水驅趕腦中一閃而過的旖旎畫面──再繼續往裡邊解開的話肯定會出事兒的啊。末了,何孤獨還刻意拍了下對方肩膀,試圖讓自己看起來特別思想端正。


「來吧撒撒,還得給你挑雙好看的皮鞋呢!」


然後絲毫不給撒龍接話的時機,何孤獨快速轉過身子,不敢直視對方,也不敢去想通紅的耳垂是不是要出賣自己了,只是暗自下定決心,回頭一定要找機會把撒龍那整櫃又鬆又垮的破汗衫全部燒掉。



撒龍人生中穿過三次西裝,第一次是出席寶貝女兒小鬼的新專發佈會,第二次,他穿著西裝卻喝得爛醉,扯開了領結摟著何孤獨在鬼鬼和白Rap的婚禮上邊哭邊揚言要宰了那個拐跑女兒的臭小子。何孤獨西服肩頭被他鼻涕眼淚弄得一片濕,好聲好氣的哄著還得用眼神示意白Rap別過來敬酒啦,省得惹上殺身之禍誰都救不了。


至於第三次嘛,他倆訂製了兩套同款的西裝,訂了兩張同樣目的地的機票,降落在北歐某個還落著雪的小鎮上,交換了他們訂製的一對同款戒指。


END


被Toki老師安利明偵後沒想到又被安利了K莫,目前只看了剪輯沒看完全劇,但KO跟郝眉試西裝的那個橋段太太太戳中我心了!

當時其實已經在偷偷幻想這樣的互動感覺也可以套到各種CP,双北或盾鐵等等等,後來則是想到哎呀我撒穿西裝這麼好看,當然要找個機會花式吹捧一下XDDDD

全程迷妹視角吹噓一下我們撒老師,那個比例我當初真的不願相信是個沒有175的男人(不要這樣

何孤獨跟撒龍這集《深夜麻辣燙》也是我非常喜歡的一案,而且私心給了撒跟鬼一個美滿的家庭,然後帶上我何,一家三口生活多幸福美滿!!!(白:我呢???

最後是BGM!!!換成花式吹捧你球!!!張偉這首〈我怎麼這麼好看〉,太好聽了!!!而且詞我真的超級喜歡,把歌詞裡的主詞「我」換成「你」,就是我在寫何孤獨看見撒龍時的心理活動啦XD

特別是這句「我讓矜持怦然撩起波瀾」,何孤獨那瞬間被撒龍撩起的矜持已經不是波瀾是海嘯了。


评论(4)
热度(49)

莫澄

這裡是莫澄。
丟丟一些小短篇。
沉迷盾鐵、双北、大張偉。

© 莫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