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澄

【盾鐵】Another Way #3

Another way  #3

黑豹看到辦公室裡那個身影時多少還是感到詫異的。能夠知道這個據點已經不容易了,更何況,在斷絕所有對外進出的管道後,還得穿越整片危機四伏且陰暗潮濕的雨林。他不敢想像眼前這個女人是如何好整以暇的獨自闖入這裡的。
而那個紅髮的漂亮女人翹著腳慵懶的坐在會客沙發上,在聽見腳步聲後從容的起身。
「殿下。」
「Ms.Romanoff。」
-
事實上Natasha已經在這裡待上好幾天了。她潛入瓦干達軍方的飛機,在附近的叢林裡躲了一陣子,帶著滿身的泥濘跟雨林裡腐敗的氣味溜了進來。她非常、非常需要洗個澡,洗掉這一身汙穢不堪的模樣。
她花了不少時間才查出Steve和Bucky的下落。瓦干達太封閉了,加上天然雨林的屏障,換做是一般人興許花上一輩子的時間都找不到這裡。但是她有非來不可的理由,不管是為了自己,還是...
Natasha回想起她最後一次看見那個蓄著鬍子的小個子男人。
在她準備動身前往瓦干達之前,悄悄的回了趟復仇者基地,隔著大片大片的落地窗玻璃看到了他。她發現他平時總是修剪的一絲不苟的鬍子變得雜亂,跟髮鬢都染上了灰白。他一直以來自信挺直的背脊也開始彎曲。還有那張臉,她從沒見過時間的痕跡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如此摧殘一個人。
他總是這樣,甚至他們在陽台上最後的對談他也非得用尖銳而刻薄的語氣逼走自己。她該早點發現的,小個子的男人選擇氣走她自己留下來面對一切,讓她毫不猶豫的離開才能躲開政府的追緝。
每次想到這裡,Natasha總是感到無可抑制的苦澀。
-
所以Nat會來到這裡,有一半是為了Tony,而另一方面,她是為了那個還沒得到答案的問題。在政府抓到Zemo之後,Natasha想偷偷順走那本寫著冬日戰士機密的筆記本根本不算什麼困難的事。她想找到能夠帶他走的辦法,讓他完全脫離任何九頭蛇或是甚麼見鬼的東西的威脅之下。
-
他們是在俄羅斯的荒野上相遇的。
任務途中與神盾失聯的Natasha在安全屋外發現了他。剛逃離九頭蛇,記憶模糊迷失又傷痕累累的冬兵。她把冬兵帶進屋子裡為他療傷,然後在風雪中躲在那個小小的屋子裡共渡了將近三個月。三個月足夠了,足夠漫長到讓冬兵記起一部份Bucky,也足夠漫長到讓另一個人刻進自己的生命裡。
也許他甚麼都忘了,可是她很清楚的記得。她記得他身上金屬跟煙硝的味道,她記得他手心的紋路和溫熱的鼻息,她也記得他柔軟的雙唇嘗起來是甚麼感覺。
每當他們再次相遇,她都希望那雙冰冷的眼睛能在看見她的那一刻變得柔和、溫暖。可惜一次也沒有,不管是舉槍射穿了她的腹部那次,在橋上越過一台台汽車追殺她跟Steve那次,還有這次,他將她按在桌上,金屬製的鐵手無情的掐住她的喉頭,她幾乎是絕望的用盡所有力氣才說出那句「你至少認得我吧」。
搞不好這是最後一次能拯救他的機會了。
-
Natasha拿出那本封面上印著黑星的紅底冊子,遞給眼前的男人。
黑豹很快的認出了這東西的來歷,並對此感到困惑。
「說吧,你希望我為你做些甚麼?」
-
Natasha的要求很簡單,Zemo留下的那本冊子裡密密麻麻得記載了關於冬兵的所有東西,包含那堆咒語一般的字詞。更何況她也去了西伯利亞的九頭蛇基地,蒐集了足夠的情報。
她要破解那個指令,然後帶走冬兵。 「我能夠用我所能做到的一切來回報。」Natasha沒有意識到,她的眼神透露出殷切的期盼與堅定。黑豹並不知道他們之間有過些甚麼,但他並不想拒絕這個。
「你不用用任何東西來交換,況且,是你在機場阻止了我做出更糟糕的決定。」年輕的國王對著她笑了笑,拍了拍她的肩膀。
「叫我T'Challa吧。」
-

Natasha走出辦公室,熟門熟路的到放置Bucky冷凍裝置的地方。她隔著玻璃再次注視這張臉,從熟悉的眉角到她懷念著的雙唇,低溫造成的冰霜結在他垂落的黑髮上,她很想用手輕輕撥開它們,然後溫暖他的臉頰,就像她很久以前曾經做過的一樣。
說到臉頰,似乎比印象中圓潤了不少。Natasha笑著想,希望這是你這些日子過得還好的證明。
-
「嘿,」門邊傳來的聲音打破寧靜,「Nat,好久不見。」
Steve看著美麗的女特務,他昔日的隊友與夥伴,走了進來。
「Steve。」而Natasha收起嘴角的笑,轉過身盯著眼前高壯的金髮男人。
「我都不知道你們還有這段關係。」
「你不知道的事情還很多。」
Natasha的回話又快又急,而Steve,像是被噎住了一樣吐不出任何單字來,整個空間忽然陷入一種詭異的寂靜裡。
是啊,他不知道的東西太多了。他不知道他的隊友有什麼樣的過去跟甚麼樣的夢魘,他不知道他們現在在甚麼地方過得怎樣,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接下來該何去何從。
他也同樣不知道被他丟在雪地中晦澀陰暗的基地裡的小個子男人最後是怎麼離開那裡的,不知道他要怎麼面對政府的質問跟空蕩的復仇者大廈,不知道他受了甚麼傷,不知道他有沒有好好吃飯、睡覺。
他甚麼都不知道。
「Nat,他還好嗎?」
「如果你是指還能呼吸能走路的話,那確實還挺不錯的。」
「你知道我想問的不是這個,我......」
「你甚麼?」美麗的女特務突然瞪大了雙眼盯著他,「你不能在做了這麼多事之後還奢求他可以過得很好。」                                                                         Natasha走向他,細鞋跟在地板上發出的聲響和迴盪在這空間裡顯得有些壓迫。她明明已經說過很多次了,不要插手,事情只會越來越糟。她幾乎是有些憤恨的看著眼前這個男人,這一切都不值得,不管是對誰來說都如此。「Steve,你沒有想過他的考量,也不願意給他一個好好談談的機會,」女特務漂亮的嘴唇裡吐出的話語咄咄逼人,帶上怒意的聲線敲擊著他的耳膜,「卻自私的希望聽到他還好的消息好讓自己在晚上入睡時能睡得比較安穩嗎?」
Steve覺得自己好像腹部被狠打了一拳一樣難受,Nat的指責像尖刀一樣句句都刺著他,他無力閃躲,也同樣無法反駁。
「我不怪你想保護Bucky,但你做得太過了。」紅髮的特務並沒有想放過他的意思,踩著高挑的鞋跟逼近眼前的男人,逼迫他移開的視線直視自己的眼睛,「我能理解他對你來說的有重要,但我無法原諒你傷了Tony。」
Natasha滿意的看見Steve的眼神變的黯淡,然後露出痛苦而隱忍的表情。    
「Steve,每個人都會有做錯的時後。Tony過去是如此,而這次,」
「你也沒能逃過。」她放緩了語調,輕聲的說。
「如果你真的還在乎、還想知道他的消息,自己去看看吧。」
-
破解指令的工作進展得很順利。黑豹底下的研究人員憑著Natasha帶回來的冊子跟九頭蛇檔案,很快的編列出解除命令的公式。也多虧九頭蛇的儀器及技術的不足造成的漏洞,讓冬日戰士完全想起身為James Barnes時的記憶似乎也不是那麼的困難。
而等待的此刻,Natasha焦慮不安的站在實驗室門口。這一切總算可以結束了。多年來的追逐跟一次次的失望,都將在這裡結束。Natasha數著自己快速而不安的心跳,試圖平緩因為激動顯得急促的呼吸。她能感受到殷切的渴望從左胸口不斷滿溢出來,她,她-
門開了。
稍早前還沉睡在冰霜裡的男人此刻就站在那裡,如此鮮明、充滿生命力。他將過長的頭髮捋到腦後,露出雙眼。那雙深邃的眼睛就好像她一直期盼的那樣,注視著她的目光柔和、溫暖,她在裡面看見自己的影子。
「嘿,Natasha。」
她發出一聲近乎破碎的抽泣。
-
Bucky離開前把一頭長髮給剪短了,恍惚之間Steve覺得自己回到了七十年前,那時他的好友穿著軍裝梳著整齊的頭髮,露出自信雅痞的笑。而黑髮的軍官垂下眼注視著身旁美麗的紅髮特工,伸出手讓他們的十指交纏,然後低下頭交換親吻。
Steve覺得他的眼眶有些痠澀,這畫面恬靜、美好,而他羨慕這個。
-
黑豹幫他們準備了到海港的直升機,他們想去哪兒都沒問題。反正接下來,他們有將近半輩子的時間可以彌補那些錯過的日子。離別的那天黑豹和Steve到頂樓為他們送行。瓦干達的國王率先上前給了他們一人一個擁抱,「我永遠歡迎你們。」他拍了拍兩人的肩膀,給出最誠摯的承諾。
而Steve,當他走向前,Bucky用力的給了他一個緊得有些疼痛的擁抱。輪到Natasha的時候,Steve還有些遲疑,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還能得到原諒,Nat說的話始終像是生了刺一樣插在他身上,在他停滯的時候,紅髮的女特務卻直接走向他,攬住了他的背。
「我那天的話說重了,」Natasha輕輕順著他背脊的弧度安撫著,Steve像只受傷的野獸,安靜的回應著她給予的擁抱。「但我希望你能多為他想想,他需要你,你也一樣需要他。」她最後親吻了他的臉頰,「Steve,別再錯過了。」
-
Natasha和Bucky很快的決定了他們的第一個目的地。當他們準備要擬定計畫偷偷溜進去時,Natasha驚訝的發現自己的權限並沒有被取消。她依然可以正大光明的從正門走進去,可以在這裡做任何她想做的事,就像以前那樣。她的房間甚至維持著她離開時的模樣,卻乾淨得沒有落下半點灰塵。她站在這棟太大太空曠的建築裡,久久不能自已。
「Nat!妳怎麼跑回來了?妳該知道就算政府最近沒什麼動作也不代表他們撤銷了妳的追緝令,我現在的能力不見得能護得了妳,妳怎麼-」
小個子的棕髮男人急切的推開門衝進房間內,門板撞擊到牆上發出巨大的聲響。他剛收到Friday的通知,便丟下手邊的研究匆忙的趕了過來。Natasha看著他亂糟糟的捲髮,布滿血絲的雙眼跟底下可怕的黑眼圈,他看起來糟透了 ,缺乏休息與睡眠與任何一切應該好好善待自己的方式,她愣神的想著,他是怎麼藉由不斷不斷的工作好逃開基地裡空蕩而死寂的孤獨的。
而Tony喘著粗氣,說到一半的話語在看到Nat身後那個身影時硬生生的噎成奇怪的音調。
-
Tony沒準備好面對這個,或者說,他根本沒覺得自己還能再看見他。他們坐在公共空間的沙發上,分享這詭異的沉默。在他開始焦慮得玩弄起自己的指縫時,Bucky開口了。
「對不起。」黑髮的男人輕聲的說,而這三個字卻承載了太多的東西。
「嘿,我知道,不,我是說,」Tony像是被嚇著了,他終於轉過頭來看著Bucky,深吸一口氣定下神來。「我知道這一切不是你的錯,我不怪你。」
他仍然記得那個老舊的監視器畫面,他怎麼可能忘得了這個。然而仇恨又有甚麼用?仇恨無法讓Howard跟Maria活過來,仇恨也無法讓Bucky逃開被九頭蛇洗腦而執行命令的事實。仇恨只會延續悲傷與傷害,只會製造更多仇恨。
「我也還欠你一個道歉,為我的衝動。」Tony露出一個極其難看的笑,別開視線試圖掩飾眼角的水氣。
-
他們沒有辦法在復仇者基地停留太久,離開前,Tony給了Bucky一些東西。
「我讓Friday掃瞄了你原本那隻鐵手臂然後弄了這個,」Bucky顯然沒想過Tony還做了這些,他不解的看著眼前這個男人,不敢想像他是用甚麼樣的心情製造、甚至改良這隻金屬手臂的。不敢想像這個男人怎麼能做到這麼多,在他幾乎失去一切的時候。
他忽然明白了Natasha對他的心疼與不捨。
「其實我原本沒打算還有機會能拿給你的。」
「那天之後......我一直,我不知道,我很抱歉,關於這個。」
「也許我只是想讓自己好過一點吧。」
他們之間一時無語。
最後是Nat走向他,拿開他擋住雙眼的手,溫柔的捧起他的臉。
「你做得夠多了,Tony,是時候好好休息一下了。」她心疼的讓Tony靠向她的肩膀,安撫這個疲倦而破碎的男人。
-
「謝謝你做的這些,」Bucky最終拍了拍他單薄的肩膀,讓所有複雜的難以言明的情緒揉進這個動作,希望傳達給Tony。 
「還有,他很想你。」
-
幾天後,瓦干達。
Steve和黑豹又來到上次的天台上,而這次,換成為Steve送行。
「這次換你離開了嗎?我的朋友。」年輕的國王一樣給了他一個擁抱,金髮的超級士兵被害怕與膽怯關在這裡太久了,他由衷的為他終於提起勇氣而感到開心。
「我還欠別人一個道歉。」Steve張開臂膀回應著,「謝謝你這段時間的幫助,我能再有最後一個請求嗎?」
「幫我把抽屜裡那些信全扔了吧。」他露出了釋懷的笑容,明亮而溫和。
-
「不,Steve,把自己裝進快遞裡好混入史塔克大廈真的、真的不是個好選擇,相信我。」幾天後,握著話筒的冬兵心力交瘁的勸說著他的好友。


评论
热度(13)

莫澄

這裡是莫澄。
丟丟一些小短篇,主要為盾鐵。 

© 莫澄 | Powered by LOFTER